融胜配资

您当前的位置:无所不有股票论坛 网 > 军事频道 > 军事历史 > 正文

桂军抗战纪实:淞沪抗战中桂军部队组织反击作

发布时间:2015-07-13 05:59 来源: 趣历史     

    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激战

  日军为实施中央突破计划,首先选择在南翔以东之陈家行、吴淞以西之唐家宅两地之间,突破蕴藻浜防线,进入蕴藻浜与走马塘之间的地带。蕴藻浜以南地区,原是由朱绍良统率的中央作战军担任守卫的,在刘家行、顾家镇等地相继陷敌后,陈诚的左翼作战军之一部分已退守蕴藻浜以南。中央和左翼两军在这里的部队共同进行了阻击南下日 军的作战。

  10月初,中国军队在蕴藻浜南岸集结部队,准备阻击渡河南下的敌军。部署于第一线的部队有6个师。从东向西,首先是由王敬久兼师长的87师,位于庙行镇以北、蕴藻浜南唐家宅一带。其次是由钟松为师长的61师,位于沈家湾宅东西一线。再是以陶峙岳为师长的第8师在唐桥站以西、蕴藻浜南岸由黑大黄宅至陈家行之线占领阵地。其左翼 与以万耀煌为师长的第13师连接,右翼与以彭松龄为师长的第16师相接。16师的主力位于唐桥站西南、西塘桥附近。以黄杰为军长的第8军则在走马塘以北,第8、第16师的后方。由阮肇昌兼师长的第57师,以一部驻守陆家桥附近,主力部署于谈家头、唐家桥、孟家宅一带。

融胜配资   日军强渡蕴藻浜之战的序战,是10月初进攻陈家行和唐桥站的战斗。10月2日,日第9师团在航空兵的支援下,由坦克部队为先导,由北南犯,进攻第9集团军在蕴藻浜沿岸的陈家行至塘桥站之间的既设阵地。这时,黄杰率领的,由税警总团和第61师组成的第8军从南翔地区推进至陈家行地区,奉命接替原来第87师阵地,阻击日军第9师团的进攻。 激战两日,双方损失均重。日军复以第3师团增援,猛攻第8军左侧的第1军防线,在陈家行至黑大黄宅之间取得突破,并渡过蕴藻浜。这时,税警总团的阵地陷于三面受敌,孤军苦战的险境。但全军官兵抱寸土必争之决心,艰苦支撑,确保了唐桥站阵地。10月3日,日军强大部队继续向南压迫,固守严家宅、曹家宅的税警总团,牺牲惨重,两地遂相继失守。第8军调动一切可用部队,在炮兵配合下,奋勇逆袭。当日14时,将日军攻势遏制,并夺回严家宅和曹家宅两处阵地。日军复以火炮进行集中轰击,继以步兵进行反扑,双方展开白刃肉搏,税警总团在严家宅的守军,全部牺牲,阵地再度失陷。10月4日上午,日军从北、东、西三面对唐桥站守军进行围攻。激战至当日19时,唐桥站守军已无力再战,遂奉令撤回蕴藻浜右岸。

融胜配资   10月6日,日军由蕴藻浜北岸向第1军第8师正面的黑大黄宅和第8军正面的西六房阵地发起进攻。以陶峙岳为师长的第8师,此时已在前线奋战了15个昼夜,部队大量减员,武器损失极为严重。6日晚间,第8师左翼黑大黄宅附近蒋宅的阵地首先被日军突破,日军渡过蕴藻浜,向墙头门进攻。同时,日军又向陈家行东面的顿悟寺发动进攻,守军第16师作战勇猛,与来犯之敌展开反复争夺。16师在一夜之间组织反击就达10次,日军第9师团遭到严重的伤亡,被迫数次增调部队支援,才在10月7日攻陷第16师顿悟寺阵地。接着日军南渡蕴藻浜,攻击第8师左侧,第8师死伤甚重,只得退守姚家弄、王家边。至10月10日,第8师奉命撤下火线,转到后方整休时,全师已从参战时的8000余人,减至只剩700余人。当日军向第8师猛攻时,第36师和税警总团各一部前往增援,杀伤敌千余人,但自身牺牲极为惨重。

融胜配资   当日军在黑大黄宅一带突破守军阵地,开始强渡时,第8师、第61师、第36师、税警总团各部,虽经奋勇阻击,但仍难以抗击日军的强力猛攻,激战连日,未能遏制日军攻势。这时,日军在蕴藻浜南岸逐渐扩张,战局于中国军队十分危急。此时中国军队在蕴藻浜的每一支部队,都是伤亡惨重,战斗力急剧下降,于是不得不将已撤至昆山整理的第1军,又调至黑大黄宅、蕴藻浜、唐桥镇一带投入作战。第1军主力于10月7日,展开于西塘桥、赵家角、乔亭宅之线,一度阻止了日军进攻。第16师也于7日当晚一度收复顿悟寺阵地。但是,中国军队在阵地战中无以发挥自己的优势,自然也无能力将日军驱逐到蕴藻浜以北去了。

融胜配资   10月8日,日军由唐桥站强渡蕴藻浜,攻击第61师左侧。第36师108旅前来增援,与日军相持于黑大黄宅之东侧。税警总团据守俞家、葛家桥、张家楼之线,拒敌南下。至此,日军在黑大黄宅至东西赵家角之线, 构成宽约2公里的桥头堡阵地。10月9日起,日军主力继续向蕴藻浜南岸进击,中国军队采取阵地固守与不断发起逆袭的战术与日军 展开苦战。日军由赵家角、盛家宅守军第61师正面,向前扩张到桃源浜、盛家宅,由架桥掩护队渡河架桥,保障机械化部队渡河。

融胜配资   10月11日以后,日军部队陆续南渡,企图扩张战果,一举突破守军阵地,进占大场、南翔,切断闸北、江湾、庙行方面中央军后路。正因为该处为全局之锁钥,所以争夺之 激烈较前尤甚。

  10月15日,第三战区司令部鉴于10月6日日军南渡蕴藻浜以后,经连续10天激战,部队伤亡严重,乃调整部署,一方面等待广西的第21集团军等部队的增援,以准备发动反击战,另一方面,下令加强江湾、大场、新泾桥、陈家行和南翔、嘉定及浏河镇一线的第二道阵地。

  15日至18日之间,日军继续进行南攻。15日,日军向陈家行发射大量燃烧弹,复以飞机空袭,并施放毒气,另向新陆宅守军阵地猛攻。17日前后,塘北宅、盛宅、桥亭宅、顿悟寺、陈家行之线,激战不断,阵地终陷敌手。葛家神楼、张家楼、新陆宅等地亦展开了反复争夺。在日军优势炮火的轰击下,第32师、第134师、第135师、税警总团等部伤亡过重,不得不调至后方整补。第20军在盛桥、顿悟寺的部队全部殉国,仅仅从13日至17日,伤亡就达7000余人。第三战区司令部遂急调第26师、第173师前来接防,并令新到的第171、第174、第176师推进至走马塘之线,构筑预备阵地。

  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西起南翔,东至庙行、江湾,北枕蕴藻浜,南沿走马塘南北。这里是一片东西向狭长地带,南北纵深只有10余公里,东西跨度约30公里。境内河渠纵横、农田密布、地势平坦,全无要险可守。蕴藻浜、走马塘河幅不宽,难以构成作战之屏障。沪太公路纵贯其间,却为日军机械化部队提供了一条便利的通道。就是在 这样一个地带,中国军队把淞沪会战中的阵地战推到了顶峰,与日军血战25天。在完全丧失制空权,日军炮兵和装甲部队又占有绝对优势的条件下,此时此地的坚守作战无异于把部队放在日军的炮火面前当靶子。

融胜配资   其实,在此前的9月间,在宝山、罗店、月浦、杨行和刘行的阵地战的惨败,数万官兵的生命和鲜血已经充分说明:在敌我双方的各方面条件之下,在郊区这样的地域,阵地战和消耗战对于中国军队是完全不合适的、是十分有害的。可是,南京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司令部并未总结失败的教训,更未改弦更张;相反,却在10月会战中继续推 行这种错误战法,并将其推向高峰。

融胜配资   在阵地战方针之下,“死守”成了作战的唯一目的,部队完全困守在阵地里,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部队一上火线,除了重伤或战死,无论将校士兵,都不得稍离,除非上级指挥机关下令调防,否则必须与阵地共存亡。这样的战法,实际上是把千千万万有生力量禁锢于阵地或战壕里,遭受日军火力的猛烈轰击。如此死守,即便是第一流劲旅,最多也只能顶住五六天。黄杰的税警总团,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在唐桥站一带进行阵地阻击战,作战只有3天,便遭严重伤亡,撤回主阵地。第78师467团10月初在蕴藻浜南岸之塘北宅、塘西宅抗击渡河南下之敌,只历时半天,1个营伤亡过半,营长阵亡,另1个营派出1个连前去增援,不到10分钟全连全部阵亡。杨森担任军长的第20 军在川军中公认为有较强战斗力,10月上旬参加蕴藻浜战役,不到7天,伤亡营、团长10 余名,连、排长280余名,士兵伤亡达7000余人。这个军原有2个师,撤出阵地至嘉定整编,缩编为2个旅。换防时,1个师兵力剩下1个团撤下火线是常有的事,有的团甚至只剩下1个连。

融胜配资   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方圆不过30平方公里,前后进入这个地带作战的中国军队达25个师上下。然而,如此庞大的兵力并不是集中使用的,却是采取“填充式”方法。一个师打垮了,撤下去,再补上第二个师;第二个师打得差不多,再补上第三个师。哪支部队支持不下去了,就把刚从后方调来的部队换上去。每天伤亡又很大,往往1个师只打了几天,就减员大部,无力再战。死守的结果只能是守死。

  因为这样添油式地使用兵力,中国军队虽在总体上占有数量上的优势,但在分兵把守、轮番使用兵力的情况下,始终形成不了具体战斗中的优势,加之在武器装备上的绝对劣势,战斗的失败就不可避免了。

  这20余天的阵地战也是一场高度的消耗战,中国军队的消耗极为惊人。但消耗战的意义,从战斗的层面而言,乃是以战斗手段来消耗敌人,使日军因被消耗而受重大打击;虽然在战斗中自己一方亦难免有牺牲, 但必须使敌方遭到更多的消耗,如此方能值得消耗战的代价。从战役的层面而言,中国军队应力争战役的歼灭战,避免战役的消耗战;以战役上的歼灭战和速决战,去实现战略上的消耗战和持久战。可是,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之战,与潘泾河至杨泾河之间的战斗相似,即以我方的大量消耗只换得敌方的少量消耗,而使自己遭受惨重的损失。 据一般估算,在这20多天里,中国军队平均每天伤亡接近5000人。如西北军第32师进入阵地时,有8000人上下。上阵才2天,营长以下军官牺牲殆尽,伤亡兵员达3500人左右。

  南翔以东反击战

  淞沪会战发展至1937年10月中旬,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战局已处于非常严峻的时刻。日军自10月6日突破蕴藻浜以后,连日南进,攻势凌厉。中国第三战区司令部先后增调十余个师参加阻击,虽延缓了日军前进的速度,然而仍不能遏制其攻势。至18日前后,日军不仅在蕴藻浜南岸建立了比较巩固的阵地,而且大有突破走马塘一线,席卷江 湾、大场、闸北,尽占苏州河以北之势。

  南京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司令部面临空前危急的局面,遂于10月11日前后紧急筹划新的作战方案,以图挽救战局。鉴于蕴藻浜以南的防线已岌岌可危,而近半个月来陆续增援若干个师的兵力专事防守的办法,难以击破敌之攻势,白崇禧、陈诚、顾祝同等人乃准备发动一次集中性的大规模的反击战,给予日军以歼灭性的打击,借以扭转战局。10 月11日,在苏州召开的第3战区司令部参谋会议上,已知悉广西部队4个师将从陇海线东段调入淞沪战场的大本营副总参谋长白崇禧, 提出使用广西部队在蕴藻浜两岸发动反击战的计划。

  不久,广西部队第21集团军所属的第7、第48军共4个师经过长途跋涉,在10月14日至18日之间,陆续进入南翔以东至大场以西的地区。这支生力军的到来,被最高统帅部视作组织实施大规模反击战的可以运用的新锐力量。于是,陈诚向蒋介石和南京统帅部提出反击战役的3个方案:第一方案是以蕴藻浜北岸地区为反攻之重点,“以第五路军(即第21集团军)由蕴藻浜北岸,同时以2个师由蕴藻浜南岸,各以一部由南岸及罗(店)嘉(定)公路以北转取攻势,对敌行歼灭战”。 第二方案是以蕴藻浜南岸为反攻重点,“以第五路军据守蕴藻浜南岸,以第16军团及第66军之一部,再由另外抽出几个师,由蕴藻浜北岸出击,将突过蕴藻浜南岸之敌包围歼灭”。第3方案是“暂取守势,待集中后,再相机出击”。蒋介石和统帅部极为赞成进行一次大规模反攻的设想,对于反攻的主要方向和发动的时机,则以为需待担任反攻的力量完成集结和敌人疲惫之时,再行决定。最后决定采用第二方案。10月中旬,在昆山召开的军事会议,鉴于形势的紧迫,认为反攻之战不应久延,“乃决心乘敌攻击疲惫之时,突予猛击,以求突破渡过蕴藻浜南岸之敌”。反攻开始的时间,原决定在10月19日,后来因为广西部队远道而来,需要稍事休整,乃改为10月21日实施。

融胜配资   在这次反攻战中担任主力的是第21集团军的4个师。这支部队是广西部队参加抗战的主力部队之一,分别隶属于2个军:第7军,军长廖磊,辖第171师,师长杨俊昌;第48军,军长韦云淞,辖第173师,师长贺维珍,第174师,师长王赞斌,第176师,师长区寿年。北上参战时,这支部队编入第11集团军,隶属第五战区。10月上旬,各师大部到达陇海线徐州至海州间,一部正由武汉沿平汉线北上。10月11日,蒋介石下令由第7、第48军组成第21集团军,归属第三战区,任命廖磊为集团军总司令,立即开赴淞沪战场参战。10月14日至17日,第48军各师先后进入蕴藻浜南岸陈家行、谈家头、沈宅、北侯宅至大场以西走马塘南岸洛河桥、老人桥之线。

  从北伐战争时期起,广西部队就以善于野战而著称,内部的团结性和战斗意志也都很高。桂系军事集团能长期与蒋介石的中央嫡系对抗,整体实力虽远逊于中央嫡系,但仍能屡挫屡战,始终没有垮台,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有着这样一支强悍的军队。不过广西部队的缺点也很明显:武器陈旧、新兵不少,对现代战争的领会还相当浅。不过,广 西部队的领军线上配资 之一,时任南京大本营副总参谋长的白崇禧对广西部队的作战抱有充分的信心。早在9月间已与张治中商议过调动广西部队前来上海参战的设想。然而,被人誉称为“小诸葛”的白崇禧,似乎轻敌了一点,因为对于广西部队而言,如何对付拥有陆、空优势,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第三战区司令部于10月18日发布《第三战区作战命令第五号》,正式决定举行蕴藻浜两岸反击战。左翼作战军和中央作战军,分别由陈诚和朱绍良在19日下达进行反击战的命令和作战部署。这次大规模反击战分为3个方面展开,置重点于蕴藻浜南岸:“第21 集团军应以步兵6团为基干,编为第一路攻击军……由谈家头、陈家行正面攻击前进, 保持重点于左翼。第一攻击目标为盛宅、桥亭宅、顿悟寺之线。第二攻击目标为西塘桥、东赵家角、西六房之线。第19集团军应以第66军编为第二路攻击军,由孟家宅、马家宅正面攻击前进,保持重点于右翼。其第一攻击目标,为杨家宅、徐宅、唐桥头及以北之线。第二攻击目标,为田都、孙家头之线。第15集团军,应以第98师编为第三路攻击军,由广福、费家宅正面攻击前进,应保持攻击重点于右翼。第一攻击目标,为彭家宅、张家宅、倪家宅之线。第二攻击目标为老宅、张家宅(张宅东侧)之线。除以上三路攻击军以外,其他第一线正面各师,除守备阵地部队外,应各编成数个突击队,向敌阵地要点出击,以策应攻击军之战斗。邻接攻击军之各师,应抽调预备队配资开户 攻击军前进,掩护其侧背。”这次反攻战还调集了在前线能够使用的炮兵部队,包括炮兵第2、第3、第4、第10、第16团,以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炮兵营和中央炮兵学校练习队。如此集中地使用炮兵于一个反击战役之中,在整个八一三淞沪会战中,可说是绝无仅有的。

融胜配资   在这次大规模反击战的原定计划中,作战目标包含有以下3项:1. “击破渡过蕴藻浜南岸之敌”,恢复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的阵地,以解除江湾、大场、闸北所受的日益严重的威胁,这是这次反击战的主要目的。 2.进击蕴藻浜北岸日军阵地,截断刘(行)罗(店)公路和宝(山)刘(行)公路,“恢复刘行”。3.“迫敌江边”,即把日军向东驱压至长江沿岸,这是反击战役要争取的最后目标。为统一这次反击战的指挥,顾祝同、陈诚征得蒋介石的同意,指定第19集团军总司令薛岳为前线总指挥。从作战计划和作战目标的规定而论,第三战区统帅机关对这次反击战的企图是很为积极和广大的,如果这些目标果能实现,则淞沪会战的形势将为之一变,敌攻我防的战场态势就会易位。然而,以战场的实际状况分析,中国军队并无取胜的把握,相反却存在遭受失败的很大可能。在中国军队准备发起反攻的前夕,日军在10月19日至21日继续向蕴藻浜南岸发动攻势,其炮火威力日盛,后继的战车亦相继渡过河浜,直冲守军。中国第1军伤亡过重,后调第二线整补,所遗张家楼一带阵地,由第171师、第174师接防。这时,从后方调来的第18师、第33师、第53师进入战场,配置于大场、小南翔之间走马塘一线,筑阵守卫, 构成拱卫走马塘的第二道防线。

  正在日军的攻势十分凌厉的情况下,10月21日晚,中国军队发起了大规模反击战。 当晚19时,炮兵开始火力准备,向日军阵地进行破坏性射击。20时,各路担任反攻的步兵部队开始出击。第21集团军分为左翼和右翼同时揭开战幕。左翼在176师师长区寿年指挥下,以谢鼎新团为前导,从陈家行向顿悟寺、桥亭宅进击。匍行越出本阵地,即与攻击前进的日军对仗。经奋勇冲锋,几次发动突击,将日军击退,遂将顿悟寺收复。但前进途中,因河流交错,后续部队通过不易,先头部队未敢孤军深入,而经通宵战斗,天色将明,难以继续前进,仅留1个营守卫陈家行前方新收复之阵地,将主力撤回。右翼在第48军副军长兼174师师长王赞斌指挥下,以黎式谷团为前导,从丁家桥以南向桃园浜进攻,企图收复被敌匍行攻占的丁家桥、桃园浜、北侯宅。但攻击部队对渡河未有准备, 因敌军凭河顽抗,终未越过。为避免天明后遭敌炮击和空袭,遂撤回原阵地。21集团军反击战的首次作战,收效甚微。

  10月22日,21集团军继续展开反击,而日军也在这天发动大规模进攻,一场惨烈的激战在这里展开。

  在陈家行方面,第176师谢鼎新团前锋部队1个营,坚守留守阵地,阻敌前进至当日午前,被敌包围,经反复搏击,营长刘玉池以下全部壮烈牺牲。陈家行小镇被日军炮火夷为一片焦土,原在该地守卫的173师1个营伤亡过重,被迫后退,阵地遂告陷落。当夜19时,173师519旅旅长庞汉祯率1个团进行夜袭,又将陈家行收复,但团附1人阵亡,营长1死2伤,连长以下伤亡更多。当晚该师师部和517旅与敌相持于孟家宅至陈家行一线。

融胜配资   在张家楼、湾宅方面,第171师阵地受到日军坦克部队攻击,几经交战,阵地失而复得,然该师损失甚重,团长1人负伤,营、连指挥在战斗中被打乱,已难以发动反击,仅能死守原阵地待援。

  在谈家头方面,176师除以一部支援173师,其余部队向日军反攻,双方伤亡均极惨重,日军遭受痛击后,攻势顿挫。

  在丁家桥、桃园浜、北侯宅方面,174师经连日战斗,其2个团损失殆尽,不堪再战。师部于22日调513旅的2个团接防。日军炮兵、空军的火力极猛,并以坦克助战,攻击异常激烈。513旅伤亡营长3人,团长和团附各1人负伤,无力突破敌之火力网发展攻势,经奋力支持,阵地才未失陷。

融胜配资   10月23日,反击战进入第3天,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天。21集团军的《战斗详报》以异常沉重的语言概括了这天的战斗:“本日敌之陆空步炮、战车、毒瓦斯等诸种火器,如狂风骤雨急剧向我阵地进攻,亦为本集团军参战以来最为惨烈的抗战之日。”担任反击的4个师,这天与进攻日军展开全线激战,伤亡空前严重,反击战被迫停止。

融胜配资   这天的激战,成为这次反攻战终于失败的一战。21集团军战至这天下午,在第一线参战的广西部队4个师,兵力损失在五分之三以上,已无继续作战的力量。朱绍良和陈诚于当日下午先后电令廖磊,将前线防务交由第32、第14、第53师等部接替,将部队撤回京沪铁路以南、苏州河北岸进行整理。当晚20时以后,第7军和第48军的4个师开始撤出战场,从而结束了这一场历时3天的反击战。

  在中央集团进行反击的同时,左翼集团也在10月21日至23日之间向广福南北一线日军举行反击。20日15时,第15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16军团军团长罗卓英发布命令,部署对“广福南北两侧地区及蕴藻浜南岸侧击,转移攻势”,规定上述地区各部队除守备阵地以外,以强大部队各编成数个突击队,向当面之敌进行攻击,并占领预定的阵线。左 翼作战集团参加反攻的,有第98、第44、第60、第31、第58、第56师等各部。从21日晚开始,各部突击队纷纷出击,当夜歼敌1000余人,攻占前进据点多处,98师进至南北梅宅,66军进至老陆宅,但战局未获大的进展。次日,日军在广福附近倾力进行攻击,敌我双方相遇遭遇,战况激烈,第16军团部队攻势被阻。至23日,左翼军的反击战也陷于停顿。

发布此文章仅为传递网友分享,不代表无所不有观点,若侵权请配资开户 我们删除,无所不有将不对此承担责任。
转载连接:http://www.wsbynews.com/troops/jsls/148189.html且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

相关阅读
在线配资 热搜
配资公司 列表(网友配资公司 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干爹坏死了
    2015-12-06 21:36:36发表

    辛苦辛苦,谢谢了~~

图文推荐
炒股配资 配资资讯
MACD股票论坛官网华福大投顾配资业务小北京配资魔方投顾配资做期货漳州配资宜人配资鼎信投顾网炒美股能配资